第19章 三千乱发,与生俱来!
书名:如三月兮 作者:小七师兄 本章字数:2710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23 15:32:46

一直不相信巧合,一切皆有定数。冥冥之中两个人的相遇,那得需要多少个巧合才能组成!

两个不相干的生命,在尘世间跌跌撞撞,相遇,相识,相恋。这应该就是缘分吧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,或辛酸,或幸福,但都是一个人内心中最刻骨的回忆。

回想五十多年前,那时候正元皇帝还没出生,不足二十岁的花神将在殇洲戍边!那时候他还不是神将,只是一个小队率!在朱雀岭那个苦寒之地!

机缘巧合,相识了龙洁。

当时朝中丞相姓龙,正是龙洁的父亲。龙家家大业大看不上花家舞刀弄枪匹夫之流。况且花涛一个小小队率,怎能配得上丞相千金。九州大地,但凡婚嫁都讲究个门当户对。

后来龙丞相告老还乡回了长洲,常伴君王之侧还能全身而退,并且得以善终,此人之能耐堪称世间少有!只是苦了他的宝贝千金,一生未婚嫁。

有龙丞相的苦心经营,龙家在长洲成了一条真真正正的龙,盘踞长洲爪牙遍布九州。现在的龙家内部,表面一片团结,但是内部早已分崩离析。

龙家现任当家的是雍朝丞相,王植便是他扶持上台的傀儡,用来试探天下人的反应。此人是当初龙丞相长子,与花神将同庚。名叫龙谦继承了他父亲的谋略,坐怀不乱谋天下。

龙家次子龙泉,龙谦的弟弟,也是龙洁的哥哥,此人好武,夏侯牧便是他培植的势力,龙家三兄弟便是他长子的三个孩子。龙五、龙萧及龙九,这三个小子自小都是他亲自培养的。

至于龙无尘,乃是当初龙丞相的胞弟之后,龙家庶出,也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,虽然没有什么大的作为,龙家支脉喜欢在暗地里培植实力眼线。很是可怕!

龙家明面上就是这些实力,时而和睦拧成一股绳,时而各自他顾打着自己的小算盘。而龙洁,则一直在长洲洞庭寂照庵代发修行!寂照庵景色宜人曲径通幽,禅房花木深。恍如人间仙境。

洞庭湖畔有个小山头,山头之上便是寂照庵,这里香客稀少,寂静祥和,因为龙洁的缘故,一般人是近不了寂照庵的。

古香古色的禅房内,一位法师端坐榻前手持念珠双目微垂。一袭月白僧袍,长发如雪,眼角都是岁月的痕迹。目光祥和身上没有其他饰物。桌前一本佛经摊开看不清是哪一部。

虽说以至古稀满脸岁月的痕迹,体态也不再绰约,但是眉眼之间依稀可见无尽的柔美,想来年轻时候定是个绝色女子。此人便是龙洁,法号念空!是这寂照庵的住持,俺内生活恬淡,总共七个小尼姑,每日诵经礼佛植花种草,将寂照庵打理的如同一个花园。

此时寂照庵后院的墙头之上,正爬着一个人,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禅房之内安心诵经的法师。爬墙头的人正是林七,身边还有一个绝色女子,也爬在墙头上安静的看着禅房内,正是林七的新媳妇儿冷雪。两人已经看了大半个时辰了,俺内法师一直兀自静坐,仿佛世间之事都与她无关!

“你压着我头发了!”冷雪突然出声,骂了一句旁边的林七!声调有些高!

“嘘!”林七竖起手指在嘴边使劲儿嘘着,内心一阵大骂,“你个倒霉娘们儿!吼什么吼!”奈何在做这等下三滥的事情,不能开口,即便能开口也不敢骂。

再转头,便遇上了那法师柔和的目光,禅房之内依然静坐,一双眼睛看不出喜怒,就这样打量着墙头之上林七和冷雪,也不开口,仿佛在等林七他们开口!

林七尴尬一笑,无奈一跃进了院儿内,墙角种满了花花草草,一脚下去踩倒一大片,三步两步来到禅房门口,身后冷雪也跟了上来。

“在下林七,来自仓洲,特来拜会龙前辈!”林七恭敬的行个礼自报家门,“这是贱内冷雪!”

“你才贱!”冷雪抬腿就是一脚!

那位法师连眼都不抬一下,只是静静的看着林七方才跃下墙头一步步走来被践踏的花草。有些在努力的伸展身体再度慢慢直起身子,有些被踩断的踩死的静静躺在脚印里。

林七见对方没有理会自己,便再次自报家门:“在下仓洲林七,自幼便被花神将收养,今日特来拜会前辈!”

听到“花神将”三个字,法师眼波稍动,但是目光依旧盯着远处被踩踏的花花草草!林七循着目光看去,内心更加尴尬了!看向一边的冷雪,谁知冷雪此刻根本没有在意两人,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滴溜溜的看着眼前各式各样的花花草草。

林七内心有些苦:“带这么一个玩意儿出来有啥用?没事儿和自己抬杠要么就拳脚相向,一点忙都帮不上!”

“施主怕是找错人了,贫尼念空,早已不问世事!”法师声音平静,虽然是回应了林七的话,但是目光还在看着远处被林七踩倒的花草!

“这个,念空法师啊!踩坏了您的花花草草,还望法师莫要怪罪!”

“草木无情,是身无知,无所觉知,林施主觉得草木可有生命?”法师还是望向远处被林七踩踏的草木,声音祥和的问道。

林七瞬间就想离开,此生最恨佛法道经,奈何现在遇到法师又不能显得鲁莽,只好开口说道:“在下虽不通佛法,但是觉得草木自然是有生命的!”

“哦?施主不妨说说看!”

“能不说吗法师?”

“不行!”

“为何不行?”

“你此来,不就是来问贫尼前尘往事吗?贫尼与你有因果,今日就了了这因果!”

林七转念一想,有因果,莫非自己的身世真的和这位法师有关,自己不通佛法,既然要说那就按照自己的想法说罢!

“方才听法师所言,佛经之中草木是没有生命,不在轮回,是身无知,无所觉知,固算不上众生。但是依在下拙见,草木虽无情,但是有生命的,春种一粒粟,秋收万颗子,无所觉知也好,但是都在努力和命运做抗争,逢到干旱就收敛枝叶努力扎根,逢到雨露滋润便张开枝叶蔓延根茎,逢到巨石嶙峋便伸展其根包裹岩石,逢着遮天蔽日的巨木遮挡阳光雨露,便化身藤蔓攀其而上,用尽所有的力量生长、开花、结果!”林七一大口说了一堆,觉得这下大家满意了吧!

“施主请继续!”

“... ...”

“在下以为,众生之中应当包含草木,万物生于天地之间无非繁衍生息,草木虽无情,但是和众生一样在培育后代,草木皆有果实种子,没有果实的由根来繁育。牛羊产子,人类哺育子女,禽鸟孵卵,这些都是众生在遵循天道,草木也遵循此道,所以草木是有生命的!在下才疏学浅,让法师见笑了!”

“既然有生命,为何施主还要无情践踏?以你的能耐,一步便能越到此处!”这回法师不再看远处了,而是抬眼定定的看着林七!

林七很慌!转头看冷雪,想要求助!却见到冷雪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也定定的看着她,很想听的样子!

“不是啊法师!她也踩了,您怎么不问问她?”林七脑子飞速运转,指着身边的冷雪问法师。

冷雪听到林七的话,顿时火起,一把掐住林七腰间肉拧了好几圈,疼的林七龇牙咧嘴就是不敢发声。

法师没有理会林七的话,继续定定的看着林七龇牙咧嘴,古井无波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